司门泮沥网  >   国际 > 文章页

一位老兵的抗美援朝记忆

郎东方现在还记得一些朝鲜语,“大嫂”叫“阿几姆尼”,“相片”叫“查济”。他轻抚着那些黑白色宝贵的“查济”,上面注有“1951.8.16入朝分别纪念”“于前线”“为解放朝鲜而奋斗”等字样。他向我们指着一张与战友们的合影,“这个不在了,这个、这个都不在了……”指到最后,活着的只剩他一个人。

第三,地的维度。

美国阿拉斯加南部海域发生8级地震。(图片来源:美国地质勘探局网站截图)

有些历史是需要不厌其烦地被讲述的。如今的90后、00后,很多人对抗美援朝的历史认识是模糊的。尽管很多像郎东方这样的老兵所受的战争创伤并没有完全被抚平,每次讲述时都会牵动内心深处某个深藏的痛点,但他们还是会不厌其烦地叮嘱我们:要孝顺父母,热爱家国,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也许,在听了他们的战争故事后,我们才能在这些简单朴素的叮咛背后,领会其真挚的良苦用心。(张诚)

在郎东方的记忆里,那段“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所唱的历史,是格外沉甸甸的——无论战士还是军官,都背着武器和能维持一周的粮食,负重八九十斤,蹚水渡过工兵搭建的浮桥进入朝鲜。尽管入朝前已经写好未注明归期的家信,做好了与家人诀别的准备,可他们对此都不以为意,认为那些美国佬没什么了不起。但很快,随着第二天友军某团二营遭遇美军B-52轰炸机轰炸伤亡很大的消息传来后,他们很快就收到一道“死命令”:严禁出现烟火、严禁高声喧哗……郎东方和战友们才意识到,他们入朝时带的六零炮、八二炮、重机枪、步枪等简陋装备,对抗的是美军的榴弹炮、坦克和飞机。“美军有上百架飞机来支援,有坦克,我们这些都没有,打得很艰难。”白天不能烧饭,他们只能把烟打散烧开水;夜里看地图时,得用布把手电光遮严实;不能烤火的连绵雨天,只能找猫耳洞躲雨,任凭周身潮湿,泡得白胀的脚和解放鞋粘在一起……

“干净的煤”是科学用语、用罗马拼音念名字才能发音完整……这些大话干话都曾在台湾岛内引发争议,成为笑话。但更大的笑话是,说这些话的人如今却平步青云,在新近一轮的人事异动后身居台行政部门要职,被人讥讽为“阿猫阿狗”都能轮流当“部长”。

日本将在第16轮与荷兰或加拿大比赛。

当他陆陆续续从部队留守处取回战前寄管的个人物品时,那些没能盼到自己孩子归来的母亲们,只能收到一张儿子在战前统一拍的照片。之后的两三年里,他一躺在床上就想起那些死去的战友。他记得大部分牺牲战友的姓名,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休假期间,他到附近的县城去拜访了一些牺牲战友的亲属,但他没办法给他们带去任何遗物,“好多战士的遗体都残缺不全,只能把好几个人埋到一起……”对于那些牺牲时知道姓名的战友,他能做的,就是告诉其亲属,他们埋在哪个山头,那里插着一个个简单的木牌,上面用小刀刻着战士的名字。只有这样做,他才能在夜夜梦回时抓住点什么,让自己的灵魂得以安放。

在南京第二十离休干部休养所里,老兵郎东方为我们找出了他保存的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带回来的东西——一枚勋章和一些战场上拍的旧照片。他颤巍巍来回走着,急迫地翻找,努力地辨认,一次次地拒绝我们每个人的搀扶。

那时他们没有能在战时辨别身份的标识牌,只能把自己的姓名、籍贯、单位等信息写在白布上,缝在衣服内襟,没有入团入党的战士还随身带着申请书。装备差距的悬殊加上环境的艰苦,让他们更加坚定了为国赴死的念头,“没准备再回来,都准备随时牺牲。”

徐先生说,那天凌晨1时59分,他将一名乘客送到望京的家中后,通过e拼车软件乘坐李某驾驶的车返回,行至朝阳区阜通东大街与阜荣街交叉路口时,发生了三车连撞事故。经交警确认李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2014年5月6日,经鉴定,徐先生双侧肋骨骨折、脾切除、肺破裂修补、胰尾破裂修补,分别构成八级、十级伤残。

苏贞昌强调,未来能源政策,在不重启、不延役核电厂的原则下,一定要努力推动再生能源,让能源政策向前走,所以希望燃煤也改成燃气,以减少燃煤,希望绿色能源发电能顺利。

现已查明,驾驶人王某某(男,40岁)与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女友常某(女,47岁)因感情纠纷发生口角,在车辆行驶至沈辽路保工街路口时,常某用围巾勒住王某某颈部,导致王某某驾驶的车辆失控。目前,常某、王某某因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已被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他告诉我们,每场战斗他们都会经过一番情感变化——战前怕仗打不好紧张,战时忘了一切只想消灭敌人。战后的总结大会总是折磨人的,一个连队有时只剩下二三十个人,大家抱在一起失声痛哭,吃不下饭,“想想这个战友,那个战友,都不在了,难受啊……”

他和我们聊起临死前把入党申请书和党费托付给他的老战友张小山,聊起胆大心细组织他们突围的“郭大炮”郭兆林……他称这些人为“生死战友”,与他们的交情是“生死交情”。

“对中国传统居住与建筑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急迫而重要。”融创中国行政总裁汪孟德在发布会上表示,中式的产品无论是在审美价值、人性尺度,还是中国式邻里关系、家庭关系等生活方式方面,都有很多值得传承、发扬和珍惜的东西。

这部由周润发和郭富城主演的电影宣传期并未大造声势,初上映时票房更是略显“惨淡”,然而随着口碑的积累,最终在假日后半段逆袭成功。

除了那些残酷的回忆,郎东方的那段岁月中不乏一些轻松的小插曲。当年21岁的郎东方还是爱玩的年纪,作战间隙,他会猫在战壕里和战友下象棋、跳石头。但空余时间,除了休息,他们大多还是用来学习。行军时,他们把写着大字的纸贴在前面战友的背包上,边走边念。他说,在战火纷飞中读书,会暂时忘了战争,心里就没那么害怕了。不论在战争还是和平时期,他都不怠于学习。直到今天,他的字迹仍然是清晰娟秀的。原来,战场给他留下的印迹,除了身体上的伤痕和梦境中的战争,还有这些伴随后半生的习惯和素养。

2月25日,安踏体育公布收购 “始祖鸟”母公司 Amer Sports Corporation(以下称亚玛芬体育)的最新进展。公告中称,要约人已收到墨西哥联邦经济竞争委员会有关完成要约收购的必要批准。

据悉,此次会议由中国工程院主办、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流域水循环模拟与调控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国大坝工程学会承办。

他说,归国后,见到老母亲时是无比高兴的,但在归途中看着身边的物是人非,想起那些同往而未能同归的战友,更多的是因为自己还活着而感到愧疚。

在朝鲜战场,郎东方经历了凶险的第五次战役。其间,无线电失联,通信兵全部牺牲,作为团参谋的他冒着枪林弹雨,跳了5里地的弹坑将信息送达,累到吐血;美1师封锁渡江口,他们两个团冒着大雨蹚水过江,被冲走、淹死不少人,齐胸的江水中他是和五六个战友互相紧紧拉着手才过了北汉江;他曾试图用一周未进食的身体,扛起中弹的战友在敌军机枪扫射中突围,最后却只能含泪为战友留下一颗手榴弹……即使战况这般凶险,郎东方却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壮烈牺牲。他活了下来。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栏目最新